52首唐诗带你回望盛世年华
  来源: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 作者:郦波
2019-10-12 15:56:32

demo.jpg

《唐诗简史》

郦波

学林出版社

对于中国文化来讲,能训练母语感觉、提升感知和运用母语能力的媒介,最精粹而又符合中庸之道的,莫过于唐诗宋词。一个民族文化的传承有它的基因,诗词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传基因。唐诗,生动而全面地展现了彼时身份复杂的诗人们对自然、社会和人生的终极思考,蕴藉着大唐神韵,尽显中国文学与艺术的巅峰气象,浓缩了华夏文明发展史上所积累的文化精华,堪称世界文学史上难以超越的经典。

这本书有一个副题,叫做“一个人,一首诗,一种人生,一部大唐”。书中我选了52位唐代诗人,每个人选一首诗,连李白、杜甫也只选一首诗。这些诗人和他们的诗以及他们的生命轨迹和人生感悟,穿越了千年,让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精彩纷呈的人生经历,听到来自大唐各个角落的声音,触摸到华夏文明的精髓所在。当然,就唐诗而言,能选、可选、想选的诗人和诗太多了,但既然是简史,也就无法面面俱到。

在中国的各种文学形式中,诗歌在民间的传播应该是最广泛的,而其中唐诗尤甚。我以为,这不仅缘于唐诗艺术上的伟大成就,更在于唐诗所呈现出来的一种博大胸怀,万千气象。当我们诵读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”的时候,当我们诵读“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只相似”的时候,当我们诵读“海日生残夜,江春入旧年”的时候,我们胸中升腾起的该是一种怎样磅礴的气象!当我们诵读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的时候,当我们诵读“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”的时候,我们又感受到了怎样的生命张力,体悟到与自我、与他人、与天地自然的和谐!而当我们诵读“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”的时候,当我们诵读“去春零落暮春时,泪湿红笺怨别离”的时候,当我们诵读“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”的时候,扑面而来的则是唐人那生动的喜乐与悲欢。

在考察了唐诗的流传历史后,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诗词乃是全民的财富,是大众的财富。就像李白的《静夜思》,这首诗的版本我见过的就有八九种之多,还有人说找到了五十多种。之所以会如此,是因为在诗歌的流传过程中,全民都参与了作品的再创作。根据版本学研究的成果,李白原诗应为“床前看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举头望山月,低头思故乡”,现在流行的版本则是我们耳熟能详的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。应该说,这样的改变,更好地体现了汉语的特色,将母语表现力强的优点发挥到了极致。汉语是一种分析性语言,它重实词,而轻助词、虚词,哪怕连动词都省略了,也能很好地表情达意,甚至更能体现出至纯的境界。“看月光”,多了个动词,显得不那么纯粹;改成“明月光”后,境界瞬间得到了升华。“举头望山月”,最后改成“望明月”,省却了与月亮这个意象可能相互干扰的“山”的意象,变得更纯粹,所表达的思乡之情也就更醇厚了。

中国电视上的诗词节目很热,有许多朋友问我这个热劲儿还能坚持多久?我觉得它能热多久,接下来是否还有新的热点,都没有太大关系。它只要热过了,作为一个文化的引子,在社会上能够引发一种共鸣、共识,对于中华文明的复兴起到一种积极的推进作用,它的历史使命就达到了。这本小书的作用也是如此。

编辑:肖笛 责编:赵宇清